02-82191889

首 頁 > SUUNTO > 冒險故事

說明提示用

2017年12月14日

離家不遠

為了慶祝芬蘭獨立建國100週年,我們的朋友- 【Kona自行車隊】前往芬蘭的拉普蘭 (Lapland) ,進行一場令人醉心的自行車之旅,我們很榮幸能沿途跟隨 – 你也應該嘗試這趟旅程!
厄克.蓬蒂拉 (Erkki Punttila) 的自行車背包客之旅,是從北極圈以北的萊門河國家公園出發,一路向北騎行。有時候,探索自我的最好方式,就是離開塵囂,迷失在美麗的大自然景色中。

厄克.蓬蒂拉騎著他的 Kona Unit X自行車,穿越國家公園。

厄克喜歡探險。他使用 Suunto Spartan Sport Wrist HR Baro 引領他向前行。
想了解更多這趟自行車之旅請看 konaworld.com

照片提供 Jaakko Posti / Kona Bikes
更多內容

2017年11月27日

Kilian 使用 Suunto 腕錶,讓他在八千公尺的高山上,保住一命!

Kilian Jornet 使用 Suunto 腕錶的【航跡返航】功能,確保他在珠穆朗瑪峰上,走回正確的道路。


整個登山界都知道:Kilian Jornet 今年在沒有使用氧氣瓶的狀況下,一周內,攻頂珠穆朗瑪峰,兩次。第一次攻頂,創下世界最快攀登新記錄 – 從珠穆朗瑪峰5100公尺的基地營出發後,僅花26小時登頂。第二次攻頂純粹是「為了好玩」- 難得到了珠穆朗瑪峰,狀況感覺又很好,何不再攻一次頂?
8000公尺以上的高山,人們稱為「死亡地帶」-可能發生的事,千變萬化。有人在那裡發生不幸,僅僅只是因為:「身處該處」。在「死亡地帶」內停留過長時間,可能會造成對生命的威脅-在無氧氣瓶供氧的狀況下,會導致身體功能退化、意識喪失、最後死亡。
「死亡地帶」,絕不可輕易地貿然進入,離開時,也必須謹慎小心。當 Kilian,從珠穆朗瑪峰8848公尺下山時,不幸的事發生了-他迷路了!Kilian 下一步的決定,就變得非常關鍵,且攸關生命。
「當我完成第二次的攀登後,從珠穆朗瑪峰峰頂下山時迷路了,那時候約在 8300 公尺處,下著大雪又在深夜,我正在穿越很有挑戰性的地形。我的腦筋已經有些渾沌、迷茫,不知身在何處,能見度又很差,有時候只能看到前方五公尺,有時候能見度僅剩兩公尺。」Kilian 說。
Kilian 在 8300 公尺處偏離預計【路線】,而且,他並不知道原因。「我有一點『暫時性失憶』,無法記得所有事情,那時候,我已經不在【路線】上,但我無法記得是何時偏離、為何會離開【路線】」,他很明顯受到高海拔的影響,當然,深夜裡下了半公尺的雪,更添增導航的困難度。


很幸運地,他帶著一個強大的工具:Suunto,能夠在關鍵時刻幫助他。在23小時前,離開6400公尺的前進基地營時,腕錶就開始記錄他的路線軌跡,他使用腕錶的【航跡返航】功能,發現他向左轉了90度,還持續前進一公里,偏離正常【路線】,走到珠穆朗瑪峰北面 (North Face) 的中段。很明顯地,他必須往相反的方向移動。他確實這麼做了,最後回到原本的山脈。
在追求快速、輕便登山的新時代,獨自登山有其好處:速度更快。有時,速度快,代表更安全。「我在一年內會獨自登山十幾次」Kilian說:「當天候極度惡劣,或霧太濃時,要攀登的路線,又有很多山脊和雪簷,降低風險的重要性,跟找到回去的路一樣重要。」這件事讓我們有了一個想法:這次危急的狀況,並非是毫無退路。獨自登山者倚靠求生工具,有時能避免陷入生命威脅的情況。
也就是說,Kilian 在珠穆朗瑪峰上很清楚地瞭解到,他面臨的潛在嚴峻威脅,如果沒有【航跡返航】功能,他很可能會在凜冽的寒冷氣候中,在原地待上四、五個小時以上,直到天亮,最壞的結果可能還不只如此。他說:「這個功能,對我而言,毫無疑問地,確實救了我一命。」








更多內容

2017年11月24日

XTERRA【越野鐵人三項】世界錦標賽:馬里西奧 差一點又是冠軍

想要「脫穎而出」,不是那麼簡單!尤其當你是 2016 年的世界冠軍時,每個人都想超越你。
2016年 馬里西奧奪冠的瞬間 (圖片來源:截取自 2016 XTERRA World Championship (with Ads) 影片

馬里西奧.門德斯 (Mauricio Mendez) 說:「這是一場艱苦的比賽」,儘管他口中「艱苦的比賽」,對大多數人而言,可謂是一生的成就。來自墨西哥的21歲【鐵人三項】年輕好手-馬里西奧,頂著 XTERRA【越野鐵人三項】世界冠軍的頭銜,再次來到夏威夷茂宜島,希望能夠再次衛冕成功-雖然他在波濤洶湧的海浪中,游出個人最佳成績,但是,仍無法趕上南非好手布萊德.魏斯(Brad Weiss),最後,與冠軍失之交臂,以第二名之姿,站上凸臺。


無暇觀賞 Razor Ridge 的美麗風景 (圖片提供 ©Mike Adrian / XTERRA)
雖然賽前兩天下過雨,但是賽道是乾的、硬的,泥土地很穩固,不會陷入泥沼。游泳的起點在D.T.弗萊明海灘,那裡有受到妥善的維護,位在島嶼的迎風面,「波浪狀況比以往更嚴峻,即便是最好的游泳選手,也很難抓到節奏」馬西里奧說。他在比賽開始時,狀況就不太好,游泳項目排名第九名,出水後,就開始與擅長自行車項目的選手-Ruben Ruzafa 進行纏鬥,但還是抓不到節奏。最後,跑步項目,馬西里奧在賽前與父親探查過此條路線,讓他從第四名,開始超越其他選手,來到第二名-他追回了幾分鐘,也在終點線前最後的沙地,趕上、超越了Ruzafa,以1分鐘15秒的差距,和冠軍擦身而過。


馬里西奧比賽時最快速的時刻 (圖片提供 ©Mike Adrian / XTERRA )
Spartan Ultra,讓他持續跑在賽道上不會迷路,可以針對賽事,自定所需功能。這個強大工具成為馬里西奧在XTERRA征戰時的好夥伴。「這是一只非常好的錶」他說:「我的需求,它都達到了」。
明年的規劃是什麼呢?他會提早開始訓練。馬里西奧說:「通常我會等到三月或四月再開始訓練,但這次,我要在一月就開始訓練,讓我自己能有更好的準備。」又說:「從現在起到明年10月28日,我會一直想著一件事,就是要-奪回冠軍。」


主圖 ©Jesse Peters / XTERRA


更多內容

2017年10月23日

九天內完成3,380公里的自行車騎乘,總爬升60,000公尺,他是如何辦到的? 經歷了什麼樣的艱苦?

奧馬.里.菲利斯最近在他的國家-義大利,完成了一場偉大的騎行!這次騎行,是為了要慶祝【環義自行車賽】(Giro d’Italia)100週年。
當奧馬.里.菲利斯 (Omar di Felice) ,計劃騎著他的自行車,環繞義大利時,他知道這-絕非易事。畢竟,他計劃的騎行路線超過3000公里,沿途幾乎不睡覺。路線從羅馬城開始出發,以順時針方向,環繞全義大利,一個多星期就回到羅馬。當然,這樣的挑戰,對於每一條路、每一座山、每一公里,都需要經過縝密的規畫。

「最艱困的路程是義大利南部。由於路線不太熟悉,我走到一條困難且凹凸不平的柏油路爬坡!這真的讓我很吃驚,我一直認為最艱難的路線,是在阿爾卑斯路段。」出乎意料的路況,就是讓奧馬感到意外的原因。
在困難的前段騎乘後,西西里島和薩丁尼亞島路段就顯得輕鬆多了 – 「靜謐的風景、山丘、完美的天氣,」奧馬說道:「在埃特纳山上看日出,是我最歡喜的時刻之一。」在熱那亞市,歡迎的人群給了他一個意外的驚喜:他們從奧馬的老家前來迎接他,表示對他的支持 – 其中包含義大利傳奇車手:馬可.潘塔尼 (Marco Pantani) 的媽媽。

過去八天裡,奧馬用了三款不同的自行車:Wilier 110 Air,是一款空氣力學自行車,可在平坦部份快速推進;使用有碟煞系統的Wilier 110 NDR,來增加騎行的舒適度;Wilier Zero.6,是重量最輕的自行車,用於最艱難的爬坡。最有趣的是?在3380公里內,幾乎沒有平路!
奧馬的睡眠計畫,非常的零散,大約每15小時,就小睡一個半小時,還有一些短暫的休息時間,在最後一段路,推向終點前,再放縱地睡三小時。這種努力不懈的方式,讓他僅僅花了8天21小時,就完成這偉大的壯舉。由於這條路線是他自己規劃的,所以,毫無疑問的,8天21小時:是這條路線的世界記錄。但是,這很難被記錄在一般的世界自行車騎乘記錄中,因為有其他人,用更少的時間,騎得更遠 – 儘管他的爬升量遠低於奧馬。

最後的路線,是非常棒的,奧馬說:「最後兩天是我騎乘最佳的部份,感覺非常好。很開心到終點前,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,我真得很享受到終點前的那段路。」他非常享受這次的騎乘,因此已經規劃了下次行程。「當然這件事真的很辛苦,現在我需要一段時間的休息。未來,我確信還會做類似的事情,何樂不為呢!」




更多內容

2017年10月16日

如何以最艱難的方式,去完成【環義自行車賽】

超級瘋狂的義大利長距離耐力單車選手-奧馬.里.菲利斯 (Omar di Felice),正在努力挑戰一項艱難的自行車騎乘-9天內,完成 3500 公里。

自行車好手都知道,環法自行車賽(Tour de France),並非世界上最好的自行車賽事,只是名氣最大而已。這些自行車好手們,都認為【環義自行車賽】(Giro d′Italia,也稱做:The Giro)才是:難度更高、路線更陡峭,賽道風景也更美。你知道嗎?2017 年是【環義自行車賽】一百週年!

正因如此,超級瘋狂的義大利長距離耐力單車選手-奧馬.里.菲利斯,本能地想以一種,從未有人嘗試過的獨特方式,進行他的【義大利無設限3500 (#ITALYUNLIMITED3500) 】計畫,來傳遞【環義自行車賽】的精神。他將騎行路線變更為:從羅馬出發,在羅馬結束,不遵循往年【環義自行車賽】的路線,(儘管該路線每年都不同)。令人印象深刻的是?該賽事通常都進行三個星期以上,他卻打算在9月20日 星期三出發,在【9天內】完成!那睡覺呢?大約每10個小時,就會深度睡眠40分鐘 (power naps)。

3500公里中,約有 60,000公尺的爬升,他的對策是:一段一段地騎。

第 1 段 路線:從羅馬 到 克雷西亞(Calexia)
距離:1,073.2公里
爬升高度:17,346公尺
奧馬將以經典的方式,作為騎乘的開始:從羅馬的奧林匹克體育場出發。很快地,他就會面臨爬坡 – 路線的前100公里,爬升第一個1,000公尺的高度。奧馬說:「在義大利南部騎車,路況是最大的挑戰:那裡沒有平路,只有不斷地上坡和下坡,柏油也不是鋪得很好,因此這100公里,將會非常嚴苛!」他在第一段路線的騎乘時間,將會是最長的 – 他將會先騎30小時後,才會小睡片刻。

第 2 段 路線:西西里
距離:380.8公里
爬升高度:6,329公尺
進入西西里後,奧馬要騎行380公里抵達巴勒摩,其中有個很陡峭的爬坡 (我們所謂的「陡峭」是指 – 爬升超過1800公尺!) 那段非常具有挑戰性。

第 3 段 路線:薩丁尼亞
距離:283.6公里
爬升高度:3,039公尺
過了西西里後,薩丁尼亞路段就很輕鬆了 – 不到100公里的距離,爬升高度減半。

第 4 段 路線:從阿爾卑斯山 回到羅馬
距離:2075.5公里
爬升高度:31,556公尺
現在,奮戰才開始,奧馬-已身心俱疲。他還有2075公里,途經沿綿不絕的丘陵和高山 – 包含一段從海平面起,爬升將近3000公尺的超級陡坡。路線中最精彩的部分,包含【環義自行車賽】中,許多有名的路段。

為了讓大家更理解奧馬這次的挑戰,我們來看另一個自行車的記錄。【橫越美國自行車賽】(Race across America,簡稱 RAAM) 的記錄保持人 - 克理斯多夫.史崔舍(Christoph Strasser),在7天又15小時內,騎乘了約4800公里,比奧馬的計劃還要快 – 但是奧馬的路線,爬升約 58,270公尺,而【橫越美國自行車賽】的路段雖然較長,爬升高度,卻只有 36,500公尺。雖然兩個賽事都十分艱鉅,但是毫無疑問地,越陡峭、越頻繁的爬坡,是讓騎乘變得更艱難的重要原因。天候狀況與睡眠不足,也是這次挑戰,最大的困難之一,雖然奧馬有這類型挑戰經驗,但這次,又是另一種強度水準。

「這次的騎乘完全是『與眾不同』的。不能停止的騎乘是非常艱苦的,加上睡眠不足,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。在冬季騎車,你必須考慮惡劣的天候、濕滑的路面等狀況。但是,終究,我還是喜歡-不停止的長途耐力騎乘與冬季騎乘!」

每天晚上,要在哪裡休息,將由奧馬的身體狀況決定,奧馬說:「規劃好的計畫,不可能完全被執行,因為,這要視我的身體狀況與天候條件而定。當然,我預計先騎30小時後,再做第一次休息,之後,每騎10小時,深度睡眠40分鐘」。他將每小時消耗500千卡,因此補給非常的重要。

奧馬的騎乘結果,將會如何呢?建議您在 Instagram 和 Suunto【Movescount 運動平台】上,持續追蹤他的過程,得知他騎乘的精彩片段。當他開始踏上自行車的踏板時,無論結果如何,您都不得不佩服他,有一個這樣的騎乘夢想。奧馬,加油啦!


所有圖片© Luigi Sestili
更多內容

SUUNTO Ambit3 Peak Sapphire

進階戶外探險與多項目運動GPS腕錶

不論是山之巔,或是您個人的極限。Suunto Ambit3 Peak系列是您從事冒險與運動的終極GPS腕錶,它引領您的每一步,帶領著您超越自己,同時不忘確保您的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