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-82191889

首 頁 > SUUNTO > 冒險故事

說明提示用

2018年12月26日

跑完舊金山的每條大街小巷

經過 46 天、長達 3000 公里、爬升高度達 44,800 公尺,Suunto 運動員里奇.蓋茲 (Rickey Gates) 用雙腿跑完舊金山的每一條大街小巷。出乎意料的是,里奇在山裡長大,而這項計畫竟然是他有史以來,跑最多上坡的一次。

舊金山與所有大都市一樣,有著高密度的網格式街道。蓋茲的這項跑步計畫-【跑遍每條路】(#EverySingleStreet),所面臨的挑戰之一,就是要謹慎規劃該如何跑遍全部街道,並盡量不要重複跑到。跑錯的話,跑步距離就會快速增加。


蓋茲完成這項計畫的當天,是個雨天,而他身後的所有街道,都被他跑過了。
© Dean Leslie / Wandering Fever

蓋茲曾參加過幾場世界上最嚴苛的越野賽事,並在去年跑步橫越美國,他原本認為這項【跑遍每條路】(#EverySingleStreet)的計畫,雖然規劃起來不容易,需要的跑步時間很長,但是跑起來會很輕鬆。
然而,他卻完全忘記過程中,所有的的垂直爬升-這些爬升量的總和,相當於攀登珠穆朗瑪峰五次,再加上複雜的路線規劃,實際執行,比他原先所預期的要困難得多。
蓋茲說:「真是太意外了,我在山裡長大,人生中許多時間都是在山裡跑步,但是爬升高度最多的一次,竟然是在舊金山的這一次,這個計畫真的不簡單!」


© Max Romey / Wandering Fever

當他開始進行【跑遍每條路】(#EverySingleStreet)的計畫,並在他的 Instagram 上,請大家也可以嘗試做同樣的事情,世界各地的跑者也都陸續跟進,德國、加拿大、阿拉斯加、泰國、芬蘭…等等的跑者們,也跑遍他們所在的城市、小鎮、村莊內的大街小巷。
蓋茲說:「看到其他人一起挑戰,真的感到非常高興。這項計劃似乎也成為他們訓練的一部份。而對某些人而言,將自己的目標,設定為走過地圖的每一處,並實際認識當地,是件讓人充滿動力的事情。」
在這計畫中,蓋茲最喜歡的一件事,就是在錯縱複雜的城市中,自己找些樂趣:看見一隻貓、遇到滑稽的老車、牆上的塗鴉,都能讓他會心一笑。蓋茲說:「這樣做能讓我把握當下。在城市中體驗這些事情,就像在山裡觀察樹木與賞鳥一樣有趣。」
他也很喜歡每天和路過的當地人打招呼,他說:「對陌生人微笑、打聲招呼,是一件快樂的事情,也能認識許多新朋友。」


主圖照片為由 Unsplash 上的 Gordon Mak 所提供




更多內容

2018年12月24日

戴上您的Suunto 9,因為萬事已具備

不論是參加一場超級越野賽或三鐵賽,賽事當天,您一定希望全部的事情,都已百分之百準備萬全,千萬不要到最後一刻又有變化,或者裝備又出狀況。在漫長的比賽中,其中一件事一定要確認好-將您的 GPS 腕錶做好設定,以節省電池電量。在 Suunto 上班的 Marc Whittaker (馬克.威泰克),設定了他的 Suuunto 9 Baro,以應對庇里牛斯山【Ultra Pirineu 超級越野賽事】的挑戰。




【Ultra Pirineu 超級越野賽事】是馬克跑過最長距離的賽事,距離長達 110 公里,垂直爬升達 6800 公尺。Kilian Jornet 曾經僅以 12 小時,寫下賽事記錄。馬克知道他正在邁向的,是一個未知的領域,所以,他並未設定具體的完賽時間與目標。



馬克為【Ultra Pirineu 超級越野跑賽事】建立了自訂的越野跑運動模式。
馬克說:「關於我在比賽中要怎麼跑 – 我當然不會像 Kilian 那樣快速!我打算在開始時,放慢速度,控制好腎上腺素,讓比賽的前三分之二保持舒適,這也是我認為心率數據很重要的理由,我可以隨時查看我的即時強度。掌握當下也同樣地重要,因為在長距離跑步時,不能跑得太衝。」
馬克在 Suunto 是負責產品資訊管理的工作,為了要讓他在終點線前,跑出好成績,馬克要善用他在工作中,對產品深入瞭解的能力,讓 Suunto 9 Baro 發揮最佳效果。
Suunto 9 的電池續航力,能夠作最佳化的調整,這能大大降低在長距離賽事時,面臨運動腕錶沒電的困擾:它可提供三種預設的電池模式 – 【高效能能模式】、【耐久模式】、【超級續航力模式】,在開啟 GPS 的情況下,電池續航力最高可達 120 小時。各模式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,GPS 定位精準度的不同。除了預設的模式外,您也可以在 Suunto 9 上,自訂專屬的電池模式。




Suunto 9 具有三種預設的電池模式 – 高效能能模式、耐久模式、超級續航力模式。此外,您也可以自訂專屬的電池模式。
馬克說:「Suunto 9 的【智能電池續航力】管理系統功能非常棒,能讓您在比賽時,減少一件需要擔心的事情,而能好好享受林徑,與沿途風景。我以【高效能電池模式】為基礎,自己建立了自訂的電池模式,關掉所有振動和通知,與腕錶自動計圈功能,並將顯示幕變更為『低彩度』、開啟【螢幕逾時關閉】的功能。」
馬克為他自訂的電池模式,命名為『比賽模式』與『恰好完賽模式』,「如果我的完賽時間比預計的長,我就會在賽事的路途中,把腕錶的電池模式,從『比賽模式』切換成『恰好完賽模式』,讓我的錶有更長的電池續航力。Suunto 9 真的是一個強大,又非常好用的夥伴。」
為了確保馬克的腕錶不會突然沒電,Suunto 9 在電池電力降到 10% 時,內建的【智能電池續航力】管理系統,會自動詢問使用者,是否要切換到另一種更省電的電池模式。
所以,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,馬克在比賽當天,他的腕錶已一切準備就緒。
他說:「我來到這裡是為了超越自己的極限,體驗新事物,欣賞美妙的風景,更不用說還要見見所有出現在賽場上的厲害選手。」



點選下方圖片,瞭解更多 Suunto 9 Baro 腕錶


更多內容

2018年10月22日

離開北極圈,與熱浪搏鬥-超長距離耐力單車選手 完成 3500 公里的【Transiberica 自行車賽】

Suunto 運動員 – 超級瘋狂的義大利長距離耐力單車選手-奧馬.里.菲利斯 (Omar di Felice),不久前剛結束為期11天,3500公里不停歇的【Transiberica 自行車賽】,並奪得第二名。奧馬曾多次在北極圈進行極限探險活動,即使溫度再低,也無法降低他對騎行的熱情;然而,這次賽事,不同於以往-他將與熱浪搏鬥。



單車好手-奧馬,在開始準備前往冰雪覆蓋的北極,進行年度例行的冬季旅程之前,他已回到義大利,好好渡了一個假。Suunto 對他進行了簡單的訪問。奧馬說,他已經適應寒冷氣候,這也是為什麼,他在天氣炎熱的葡萄牙與西班牙【Transiberica自行車賽】中,吃盡苦頭。

這次賽事的重點是甚麼?
這場賽事,在沒有支援與沒有強制路線的情況下,要騎乘這麼長的距離,對我來說是一種新的挑戰。我對西班牙和葡萄牙並不熟悉,這就是為什麼我必須一直將注意力放在前方,而不像在一般超長距離騎行賽事中,那麼注重「吃、喝、睡」。

最艱難的時刻是?
我真的很喜歡冬季和北極的氣候環境,但是,西班牙的氣候卻完全相反!最艱難的事情是,要在酷熱的環境下 (氣溫約為 30-41°C ) 騎行。當然,最艱困的時刻是,當通過安達盧西亞地區時,我因為高溫和過敏發作,不得不停下來。當我再度回到自行車上時,我瞭解到,如果我能渡過那個艱難的時刻,我就能完成比賽。

最棒的騎乘是在哪段路?
最後的 300 公里,是最棒的騎乘路線!因為離終點越來越近,再加上阿斯圖里亞斯地區,是簡單的爬坡路段、有綠色的山丘、和完美的氣溫,是最好的地點之一。

你今年已經騎了多少公里?
今年我的騎乘量非常大!從冰島和加拿大的北極探險,到這次的極限挑戰,可算得上橫越了整個歐洲的超長距離自行車騎乘。今年騎乘距離已達30,000公里,爬升達450,000公尺。現在,在我在喜愛的季節 – 冬季開始之前,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

想知道更多奧馬的騎乘故事?建議您追蹤他的 Instagram Suunto【Movescount 運動平台】,得知他騎乘的精彩故事 !


更多內容

2018年09月20日

薄冰之下:水下探險攝影師 - 吉兒.海涅特 用影片帶您了解氣候變遷

北極暖化的速度比地球上任何一處都要快,世界知名的水下探險影片製作人 - 吉兒.海涅特近日來到北極,拍攝這種令人不安的變化,想讓大家透過影片了解:這個令人擔心的議題。

Suunto 品牌大使-吉兒.海涅特 ( Jill Heinerth ) 是世界知名的水下探險家和攝影師,也是好萊塢與國家地理頻道的特約攝影師,拍攝電影和影片,超過二十年,從事世界上最危險的工作之一。


吉兒說:「我們感覺到一個迫切的當務之急,必須立刻去紀錄與分享這個議題。」

因為某些重要的原因,有時候是為了全人類的福祉,讓吉兒和她的同伴,探索這個星球的盡頭與深處。「我們感覺到一個迫切的當務之急,必須立刻去紀錄與分享這個議題」她說。 「當我們有機會去做一件意義深遠的事情,告訴人們這件事的重要性時,那麼,我們就已引起了人們廣泛的目光與討論了。我們的熱情也點燃了我們的冒險精神。」




吉兒近日在格陵蘭和加拿大北部待了數月,就是為了要向人類述說一個重要的故事,這次是她第三度前往北極,為即將推出的氣候變遷紀錄片進行拍攝,記錄片的片名為:薄冰之下 (Under Thin Ice)。她說消失的海上浮冰,正在改變一切。
「北極暖化的速度比地球上任何一處還要快,變化非常顯著,甚至每年都在變,當地原住民告訴我們,他們必須適應許多新事物,每一年海上浮冰消失的時間越來越早,多年累積的冰山正在消退,魚類和哺乳類的遷徙,也隨著氣溫升高而改變。」
「大西洋鱈魚往北游,進入了北極鱈魚的領域,開始爭奪食物;在這以前,弓頭鯨與座頭鯨出現在同一地點的時間,會差幾個星期,現在,他們會在相同的地點與時間出現。如果每個生物都出現在同一時間與地點覓食,食物是否就會因此而短缺?現在我們肯定地說:這裡一切都在改變中。」


海上浮冰每年消失的時間越來越早。

人類造成的氣候變遷,不只影響北極圈的生態,也影響到潛水環境,讓吉兒的工作更難進行。「位在格陵蘭的伊盧利薩特冰峽灣,有許多的冰山變小,被快速融化的海上浮冰,困在峽灣中,冰山溶解後的淡水,混合著海水,形成光線難以穿透的鹽躍層,影響了潛水者的視線」她說。
「融化中的冰,會嘶嘶作響,讓水中充滿許多微小氣泡。有時候,我們處在美麗奇幻的海冰環境中,卻又難以拍攝,海洋溫度的升高,產生了更多綠藻,也影響到能見度。」


一個好的鏡頭,有時需等待數週或數月,才會出現一個難得的機會。

「拍攝海洋哺乳動物時,首先面臨的挑戰是,必須先找到牠們,然後,再尋找一個好的拍攝角度與安全的位置,進行拍攝。一個好的鏡頭,有時需等待數週或數月,才會出現一個難得的機會。」
吉兒在拍攝記錄片的旅途中,曾多次與野生動物不期而遇。在旅程的第七天,前往加拿大最北邊的努納武特時 ( Nunavut ),特別幸運:
昨天無法想像的危險,大量的海上破碎浮冰,今天已凍結、連成大片浮冰,當我們沿著浮冰邊緣前進,凝視著旁邊幽暗的水域,這是獨角鯨和白鯨生活的領域。突然,一隻罕見的弓頭鯨浮出身旁的水面,我們快速拿起攝影機,企圖捕捉這難得的畫面。牠的呼吸聲,低沉而劇烈,在深深的吸氣後,一道道強而有力的氣柱,從許多的噴氣孔,噴向半空中。此時,水面陸續浮出七、八隻白鯨群,其中一隻獨角鯨悠游在白鯨群中,白鯨群發出如金絲雀一般的聲響,接著又潛入四到六英呎厚的冰層下。


如果想要追蹤吉兒.海涅特,您可以在 IntoThePlanet.com 查看她的探險行程,請前往 官方臉書粉絲專頁,可得到更多關於《薄冰之下》記錄片的資訊。


《薄冰之下》記錄片 幕後花絮


Suunto EON Steel
EXTREME DURABILITY WITH FULL CUSTOMIZATION

更多內容

2018年08月03日

考驗人類的極限-挪威極限鐵人三項賽

挪威的【NORSEMAN 極限鐵人三項賽】是世界上難度最高的鐵人三項賽之一,考驗人類身體的極限,奧斯陸大學生理學家 Jonny Hisdal 擁有 12 次的完賽紀錄,對於如何完成這場經典賽事,有其獨到的見解。


© Kyle Meyr / nxtri.com


這場約226公里的【Norseman 極限鐵人三項賽】(Isklar Norseman Xtreme Triathlon),生理學家 Jonny Hisdal 不僅完成了 12 次,他還研究了參賽,對於身體的影響。Suunto 與 Jonny Hisdal 進行了訪談,讓您了解這場挪威極限鐵人三項賽,最平實的真相。
「當你抵達終點線時,身體內大多數的生物指標 (血液中可反應出某種疾病的化學物質、分子、荷爾蒙) 都會飆高。如果在賽後,醫生立即檢測你的血液,就會認為你真的生病了,或者是心臟或腎臟衰竭。」Hisdal 說。


© Kyle Meyr / nxtri.com


不過飆高的生物指標只會持續短暫的時間,比賽結束後的隔日,生物指標就會下降。然而,如果您真的患有疾病,這些指標就會留在同樣的程度。
挪威極限鐵人三項賽比賽開始的日期是8月4日,Hisdal 預計向一名有完賽40次經驗的選手,在他比賽結束後立即抽血,目的是要瞭解在這類型的極限比賽後,血液的狀況水準。這場比賽包含在峽灣內一段3.8公里的游泳,水溫介於攝氏13到15.5度,所以他還參與一項研究,探討在寒冷水域中游泳的可能性及其限制。
想要抵達終點線,所需要的不僅僅是體適能耐力,「需要的是非常好的體適能基礎,和高水平的忍耐力」Hisdal 說,「還需要強大的心智,來渡過長時間的賽事。普通的選手需要花約十四到十五個小時。」


© Kyle Meyr / nxtri.com


Hisdal 同時也是比賽單位的醫療安全團隊成員,近日才又與其他成員一起完成這條路線賽事,也是他的第12次。Hisdal 第一次完賽是在2005年,後續的五年內也都完成比賽,從那之後,他就是賽事規劃團隊中的一員了。
他說:「游泳是最簡單的項目,每個參賽者都應該能完成。一般運動員會在水中約一個半小時,如果你不習慣,對你來說,就是很漫長的一段時間。」
「游泳結束後,就要跳上自行車騎180公里,爬升3000公尺。如果你不習慣騎著自行車爬高山,那就無法完成。接著是在平地跑步25公里,然後再跑20公里的上坡,爬升高度2000公尺,非常地艱難。」


© Kyle Meyr / nxtri.com
他說,有些人甚至在比賽開始前就退出了,有些人才游泳1000公尺就放棄了,有些人則是在騎乘自行車爬坡的過程中放棄。但是大多數選手在經過受傷流血、揮灑汗水和淚水後,都能抵達終點線。他說:「他們最大的問題是,因過度訓練而導致受傷。幾乎每個人都是如此。」




在挪威,這場賽事在推廣鐵人三項方面,扮演著重要角色。在2003年賽事開始舉辦前,挪威幾乎找不到鐵人三項運動員,賽事開辦以後,鐵人三項俱樂部的會員數量一直增加;在2003年時只有20名運動員報名參加第一場比賽,現在已有來自世界各地約4000人報名,爭取站上只有280個名額的起跑點。
Hisdal 說:「我之所以會參加這場賽事,是因為這是個難以置信的體驗,又能讓我努力訓練並維持身材。這不只是一場普通的比賽,更像是場探險或旅遊,讓你遊遍令人讚嘆的地形,豐富心靈;你會經過很深的山谷,爬至很高的高山。」




© Kyle Meyr / nxtri.com


Hisdal 對【挪威極限鐵人三項賽】提出五點完賽秘訣:
1. 爬升訓練
自行車和跑步的爬升訓練很重要,因為比賽中,會面臨爬升5000公尺的挑戰。
2.習慣在寒冷的水中游泳
在寒冷的水中進行游泳訓練是必要的,不可以在比賽時,才第一次體驗,那樣會帶給你一些麻煩。
3. 訓練時間要長
進行至少 6~7 小時的長時間訓練是很重要的,這樣你才能體會比賽時可能會遇到的狀況。
4.瞭解自己的補給需求
比賽中的補給,你要知道該吃什麼,何時吃,如何吃,這些都要事先規劃與體驗,每個人的補給狀況都不同,你需要瞭解身體能忍受的程度。
5.使用運動腕錶輔助
使用運動腕錶,例如全新的 Suunto 9,在比賽時控制運動強度。比賽最重要的是,一開始時強度不要太高,如果在前幾小時內的運動強度太高,會讓你在比賽後半段感到很痛苦。
「我有使用運動腕錶和心率監測裝置,確保我的運動強度不過會過高。我知道自己的最大心率,所以如果心率到達最大值時,我會稍微放慢下來。比賽開始時,很容易過於心急,當看到其他人超越你時,你就會開始被腎上腺素所蒙蔽,而不相信自己的感覺,你會以為自己很強壯,但是,很快你的雙腿會像鐵鎚般沉重,接著還沒到到達終點,你的比賽就結束了。運動腕錶對強度的監控很有幫助,只要你能確定腕錶有足夠電力。」Hisdal 說。


更多內容

SUUNTO Ambit3 Peak Sapphire

進階戶外探險與多項目運動GPS腕錶

不論是山之巔,或是您個人的極限。Suunto Ambit3 Peak系列是您從事冒險與運動的終極GPS腕錶,它引領您的每一步,帶領著您超越自己,同時不忘確保您的安全。